新筆趣閣

繁體版 簡(jiǎn)體版
新筆趣閣 > 神武都市 > 第226章 不戰而屈人之兵

第226章 不戰而屈人之兵

最快更新神武都市最新章節!

此時(shí)此刻,胡大蔥哪里看上去還像是一個(gè)傻乎乎的胖子?

他現在看上去簡(jiǎn)直精明到了極點(diǎn)。

說(shuō)這話(huà)的時(shí)候,胡大蔥嘴角一咧,笑容看上去有些陰森的感覺(jué),目光若有若無(wú)的瞟向了徐長(cháng)鈞。

徐長(cháng)鈞只覺(jué)得周身的汗毛一下子就豎了起來(lái),他只覺(jué)得雙腿一軟,不由自主的就一屁股坐了下來(lái)。

“誰(shuí)讓你坐下去的?”這個(gè)時(shí)候,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來(lái)。

徐長(cháng)鈞大哥激靈,瞬間就彈了起來(lái):“誰(shuí)?”

這個(gè)時(shí)候,只見(jiàn)一道曼妙的身影徐徐的緩緩的……宛如步入凡塵的仙子一樣輕飄飄的出現在了徐長(cháng)鈞的面前。

姿色相比墨青眉和姜一彤來(lái)說(shuō)不遑多讓?zhuān)瑲赓|(zhì)也是非常出眾,裊裊而立,卓爾不凡,宛若鶴立雞群一般的獨樹(shù)一幟,鮮明出眾。

正是范妍熙。

范妍熙是金城的公眾人物,雖然表面身份和這些修行世家的少爺小姐們好像沒(méi)什么關(guān)系,但這些人卻也都知道范妍熙。

徐長(cháng)鈞似乎也不例外。

看到這范妍熙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,徐長(cháng)鈞心里有點(diǎn)不太淡定:“是你?”

“你有什么問(wèn)題?”范妍熙柳眉微挑,眸光淡淡的瞟著(zhù)徐長(cháng)鈞。

“你來(lái)這里干什么?這也是你一個(gè)小警察可以隨便參合的嗎?”現在的徐長(cháng)鈞已經(jīng)如驚弓之鳥(niǎo)了,他現在正惶恐不安呢!因為,徐長(cháng)鈞不知道那個(gè)詭異的胖子準備怎么對付他呢!

徐長(cháng)鈞現在這么的惴惴不安誠惶誠恐,這個(gè)時(shí)候范妍熙一聲呵斥,可是差點(diǎn)沒(méi)把徐長(cháng)給嚇個(gè)半死。

不過(guò),當他發(fā)現出現在自己面前的竟然只是一個(gè)在金城有點(diǎn)小名氣的一個(gè)女警察而已,自然沒(méi)有放在心上。

甚至于,徐長(cháng)鈞有些不滿(mǎn),因為范妍熙的突然出聲,把他嚇了一大跳。

徐長(cháng)鈞現在可是驚弓之鳥(niǎo),不經(jīng)嚇的!

范妍熙淡淡一笑:“是嗎?我這個(gè)小警察不便參合?我也著(zhù)這么覺(jué)得,跟一幫自以為是的蠢貨聯(lián)盟,我也懷疑小夜的決定?!?/p>

“什么?”滿(mǎn)座嘩然。

尤其是徐長(cháng)鈞,更是驚訝的張著(zhù)一張大嘴,可以輕松的塞進(jìn)一個(gè)煮雞蛋!

徐長(cháng)鈞傻眼了,他原本以為要整蠱自己也會(huì )是那個(gè)叫自稱(chēng)胡大蔥的胖子,卻沒(méi)料到,竟然會(huì )是在金城小有名氣的美女警花!

雖然……她的姿色和氣質(zhì)跟姜一彤、墨青眉相比絲毫不遜色,可從背景來(lái)講,那可就差遠了。

如果不是現在的氣氛有些太過(guò)凝重的話(huà),徐長(cháng)鈞是不介意泡一泡這位美女警花的。

但,對方提到了葉夜的名字,這就不能不讓徐長(cháng)鈞感到不安了。

徐長(cháng)鈞有些警惕審視著(zhù)眼前這位漂亮的美女精華:“范小姐,你這是什么意思?”

范妍熙淡淡的笑著(zhù):“沒(méi)什么,意思就是說(shuō)你是一個(gè)自以為是的蠢貨?!?/p>

很直接,不含糊,不猶豫,打臉打的徹底!

不管徐長(cháng)鈞以往多牛逼,不管以往會(huì )有多少人都要看他的臉色,都要給他面子,但現在,范妍熙不給,就是當眾很直接的打臉。

徐長(cháng)鈞嘴角抽動(dòng),想狡辯什么,可是……卻又發(fā)現自己一句話(huà)也說(shuō)不上來(lái)。

范妍熙冷笑:“怎么?你覺(jué)得不爽?”

徐長(cháng)鈞黯然,搖了搖頭:“不,我沒(méi)有?!?/p>

范妍熙繼續冷笑:“果然是個(gè)孬種,明明就是很不爽,卻連承認的勇氣都沒(méi)有,你說(shuō)你不是孬種是什么?”

打臉繼續!打臉一波接一波!

先是王喜閃亮登場(chǎng),以其霸道直接的方式,一拳柳青峰!

兩個(gè)人的恩怨可謂是在一起火熱上演,當然倒霉的只是柳青峰,也只可能是柳青峰。

然后是胡大蔥出馬,于無(wú)聲之處見(jiàn)驚雷,瞬間爆發(fā),讓人無(wú)法揣度,莫測高深。

緊跟著(zhù)就是范妍熙了!

這打臉的戲份是一波接著(zhù)一波,人也是走馬觀(guān)花一般的一個(gè)接著(zhù),每一次打臉都是不同的角色,但一個(gè)比一個(gè)厲害。

徐長(cháng)鈞:“……”

徐長(cháng)鈞現在是很無(wú)語(yǔ),他現在是誠惶誠恐,十分畏懼。有了柳青峰和丁七少這兩個(gè)前車(chē)之鑒,徐長(cháng)鈞現在只想“死”的體面一些。

范妍熙悠然道:“我是個(gè)文明人,不像小喜子和大蔥那樣是大老粗,我更喜歡用比較文明的方式解決問(wèn)題,不如咱們這樣,就一招,別說(shuō)我范妍熙欺負人,也別說(shuō)我們不給你們機會(huì ),誰(shuí)有意見(jiàn),都可以提出來(lái),不關(guān)你是什么意見(jiàn),我們都能接受,但前提是你能接得住范妍熙一招,只要接住了,你所提的任何條件我們都能接受,記住,是任何條件?!?/p>

這話(huà),多少是讓徐長(cháng)鈞有些動(dòng)心的。

『加入書(shū)簽,方便閱讀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