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

繁體版 簡(jiǎn)體版
新筆趣閣 > 天域武神 > 第一千四十七章 大結局:天域盡頭

第一千四十七章 大結局:天域盡頭

最快更新天域武神最新章節!

墨風(fēng)說(shuō)完,直接大手一張,凝結出一個(gè)武元大手印,直接將白衣女子抓在手中。白衣女子看到墨風(fēng)出手了,想要閃避,但以她半神的修為,怎么可能閃避躲過(guò)墨風(fēng)突然間的出手攻擊呢?

“冰晶宮主給我聽(tīng)著(zhù),墨風(fēng)前來(lái)拜訪(fǎng)。一刻鐘之內如果不現身出來(lái)見(jiàn)我,就休怪我以我自己的方式,硬闖冰晶宮?!蹦L(fēng)將白衣女子抓在手中之后,運轉武元。向冰晶宮傳話(huà)。聲音或許不大,但卻是傳遍了冰晶宮每一個(gè)角落,傳入了冰晶宮每一個(gè)人的耳中。

頃刻間,整個(gè)冰晶宮為之沸騰了。

唰!

唰唰……!

在墨風(fēng)的話(huà)語(yǔ)落下不久,一道道白色身影從冰晶宮的四面八方快速而至,停止距離墨風(fēng)數十丈之外。當來(lái)人看到被墨風(fēng)以武元凝結而成大手將白衣女子抓在手中之時(shí)。一個(gè)個(gè)露出了震驚的神色,在震驚之余,又一個(gè)個(gè)顯得憤怒不已,不過(guò)卻沒(méi)有人膽敢向墨風(fēng)出手。畢竟被墨風(fēng)抓住的人可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半神,半神都被墨風(fēng)抓住了,那么修為只有皇者圣者的他們,出手也只有送死而已。

唰!

墨風(fēng)眼前忽然白光一閃,一名白發(fā)蒼蒼的白衣美少婦憑空出現在墨風(fēng)的身前。

這白發(fā)白衣美少婦墨風(fēng)認得,正是在冰晶宮禁地之中的那名神君,也就是冰晶宮的太上長(cháng)老。

“是你!”

“是你!”

幾乎在同一時(shí)間,墨風(fēng)和冰晶宮太上長(cháng)老說(shuō)了同樣一句話(huà),兩人的目光,而是在這一刻相互碰撞。

“有話(huà)好好說(shuō),你先把她放了吧!”冰晶宮太上長(cháng)老說(shuō)道。

墨風(fēng)聞言,沒(méi)有任何的猶豫,停止運轉武元,那抓住白衣女子的武元大手霎時(shí)消失不見(jiàn),白衣女子也是得到了解脫。

“咳咳!”白衣女子得到解脫之后,頓時(shí)是連咳幾聲,隨即大口大口的喘氣。雖然墨風(fēng)只是與武元凝結而成的大手將他抓住,并沒(méi)有想著(zhù)要他的命,但是被墨風(fēng)凝結的武元大手死死的抓住,也是讓她有些喘不過(guò)氣來(lái)。

“沒(méi)有想到,才過(guò)去如此之短的時(shí)間,你的修為竟然達到了武神境界,即便是諸神之戰前的天才,與你相比,也是不遑多讓?!北m太上長(cháng)老淡淡說(shuō)道。

“前輩過(guò)獎了,我只是運氣好也罷!”墨風(fēng)謙虛說(shuō)道。

“有時(shí)候,運氣也是天資的一部分,你也無(wú)需在我面前謙虛?!北m太上長(cháng)老平靜說(shuō)道,但話(huà)音落下的瞬間,卻又突然以冷漠的語(yǔ)氣說(shuō)道:“不過(guò),要是你以為,以你武神境界的修為,就可以在冰晶宮撒野,那就大錯特錯了?!?/p>

墨風(fēng)沒(méi)有想到冰晶宮太上長(cháng)老竟然會(huì )突然間翻臉,不由一愣,不過(guò)旋即便又回過(guò)神來(lái),淡淡說(shuō)道:“我不知道我這武神的修為能不能在冰晶宮撒野,但今天,我是無(wú)論如何,我也要將清心帶著(zhù)!”

墨風(fēng)說(shuō)話(huà)的語(yǔ)氣雖然平靜,但卻是異常之肯定,字里行間,給人一種強大的壓迫感。

“我已經(jīng)跟你說(shuō)過(guò),她是曾經(jīng)呆在我冰晶宮一段時(shí)間,但是在你上一次到來(lái)之前,她已經(jīng)離開(kāi)了。你要找她,可以到外面去找,不要在我冰晶宮撒野,不然休怪我不客氣?!北m太上長(cháng)老厲聲說(shuō)道,在話(huà)音落下的瞬間,神君的恐怖氣勢也是從她的身體之中爆發(fā)而出,席卷向墨風(fēng)幾人。

就在神君攻向墨風(fēng)之際,一個(gè)白色的倩影突然從天而降。

眾人被那道白色倩影吸引過(guò)去,只見(jiàn)那白衣女子一綹美麗的秀發(fā)隨風(fēng)飄拂,彎彎的鳳眉,一雙明眸勾魂懾魄,嬌巧的瓊鼻,桃腮微微泛紅,小巧的朱唇,如雪的嬌靨嬌羞含情,如玉脂般的肌膚膚色奇美,身姿修長(cháng),便像一簇幽蘭般寧靜自然。

不是別人,正是被抓走的沐靜柔。

看到沐靜柔的一瞬間,墨風(fēng)整個(gè)人頓時(shí)愣在原地,嘴角微微抽搐,用顫抖的聲音問(wèn)道:“靜柔,是你嗎?”

白衣女子回過(guò)頭來(lái),深情脈脈地看著(zhù)墨風(fēng),不住地點(diǎn)著(zhù)頭,“是我,小風(fēng),我是靜柔,你的柔兒!”

說(shuō)著(zhù)兩人便已經(jīng)相擁而抱,多少個(gè)日夜的思念在這一刻而綻放。

『加入書(shū)簽,方便閱讀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