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

繁體版 簡(jiǎn)體版
新筆趣閣 > 這個(gè)王妃很米蟲(chóng) > 第279章 大結局(下)(全文完)

第279章 大結局(下)(全文完)

最快更新這個(gè)王妃很米蟲(chóng)最新章節!

靖安王府里祥和中又看得出來(lái)似乎所有人都很忙碌。

門(mén)僮為小滿(mǎn)和紀閔之開(kāi)了門(mén)后,就帶著(zhù)他們進(jìn)前廳,只因尉遲慕早已吩咐過(guò)這幾日紀公子會(huì )來(lái)。而自然也有人一見(jiàn)到紀公子,便趕緊去通報王爺和王妃了。

尉遲慕自從宮中回府,就等著(zhù)小滿(mǎn)他們回來(lái),這幾日也讓人清點(diǎn)著(zhù)王府內的東西,到時(shí)他帶著(zhù)母妃和妻兒離開(kāi),這王府內當初皇上賞賜的東西,是一件都不會(huì )帶走的,所有東西都得好好清點(diǎn)。

尚未到前廳,便見(jiàn)一女匆匆來(lái)到小滿(mǎn)面前,福了福身說(shuō)道:“請紀夫人隨奴婢至內院,王妃在那兒等夫人?!?/p>

小滿(mǎn)見(jiàn)到錦繡,自是相當開(kāi)心,她就知道以錦繡的沉穩機敏,肯定能幫助小蓮在府里等到自己歸來(lái)。

王爺和王妃都平安歸來(lái),錦繡內心激動(dòng),但王爺一回來(lái)就下命清點(diǎn)府內財務(wù),她摸不準是為了什么,雖然府外皇上的人馬已撤離,但難保府內還有皇上的人??!

僅管有很多話(huà)想問(wèn),也想將這段時(shí)日府內的情形告訴王妃,但這一路上她愣是憋住了,一句話(huà)也沒(méi)有說(shuō)。

很快入了內院,也不去內院小廳,錦銹直接帶她進(jìn)入王妃的寢房。

“姐姐……”小蓮激動(dòng)地迎上前,抓住了小滿(mǎn)的手。她似是剛將易容卸下,素凈著(zhù)的小臉和額上碎發(fā)還有些濕潤。

房?jì)葲](méi)有其他婢女,那是小滿(mǎn)離開(kāi)前就吩咐過(guò)錦繡的,她的房?jì)瘸隋\繡,不許其他下人入內。

錦繡退了出去,讓院子里的小ㄚ鬟去打盆水來(lái),便守在門(mén)外,好讓王妃和紀夫人能安心敘事。

“小蓮,辛苦了?!狈?jì)?,小滿(mǎn)反握住小蓮的手拍了拍,又取出手絹,替她將額邊的水汽擦干。

“小蓮不辛苦,錦繡幫我擋了大部分的事,府里沒(méi)什么大事,倒是姐姐這一趟出去,肯定又苦又累?!边@段時(shí)日她在府里無(wú)事不太出房門(mén),頭幾日還裝了病,也免去了和文太妃請安,后來(lái)從錦繡那兒聽(tīng)了小滿(mǎn)在府內的作息,發(fā)現文太妃那兒根本沒(méi)有需要日日請安的規矩,小滿(mǎn)大部分時(shí)候倒是都在和小于晏玩兒。

小于晏認得出她不是娘親小滿(mǎn),但對她也不排斥,也總能和她一起玩得咯咯笑,所以倒也引不起別人的懷疑,就連小于晏的乳娘都沒(méi)看出來(lái)她并不是真正的王妃。

小滿(mǎn)搖了搖頭,一切都過(guò)去了,她不是個(gè)喜歡叫苦叫累的人,更何況事情都已經(jīng)解決了,而且是為了慕的事情,她又豈會(huì )嫌累。

不多時(shí),錦繡將水送了進(jìn)來(lái),小滿(mǎn)將易容卸下,和小蓮對換了衣衫,終于兩人換回了原本的樣貌身分,一同往前廳走去。

前廳里,尉遲慕和紀閔之已經(jīng)交談好一會(huì )兒,小滿(mǎn)和小蓮到來(lái)時(shí),他們剛好告一段落。

“主上,屬下先行告退?!奔o閔之行禮告退,回身見(jiàn)著(zhù)小滿(mǎn),也向她行了禮,然后上前一臉笑意的將小蓮攬入懷中。

“王爺、王妃看著(zhù)呢!”小蓮羞紅了臉低聲道。

紀閔之在她耳邊輕聲說(shuō)道:“王爺和妳王妃姐姐可沒(méi)空笑話(huà)我們?!?/p>

果然,他話(huà)一說(shuō)完,尉遲慕就已經(jīng)將小滿(mǎn)抱滿(mǎn)懷,小滿(mǎn)也緊緊環(huán)住尉遲慕,兩人的膩歪勁兒可比紀閔之他們要夸張多了。

小蓮紅著(zhù)臉笑,內心對姐姐終于和王爺好好的相聚在一起是無(wú)比歡欣的。

“我們回家吧?!奔o閔之牽著(zhù)小蓮的手,離開(kāi)靖安王府。

回家……

小滿(mǎn)聽(tīng)到這兩個(gè)字,從尉遲慕懷中仰起頭,問(wèn)道:“府里是怎么回事?聽(tīng)小蓮說(shuō)你下令盤(pán)點(diǎn)府內財務(wù)?”

“嗯,我已同皇上稟明無(wú)心于朝堂之事,如今天下已定,三國一統,此大陸盡為我大靖所有,天機星使命已盡,世間當再無(wú)天機星,我愿與小滿(mǎn)歸隱山林,做一對閑云野鶴。此靖王府自當歸還朝廷,不知娘子可愿意隨為夫浪跡天涯?”尉遲慕凝視著(zhù)她,為她,他心甘情愿放下一切。

小滿(mǎn)臉上盛放著(zhù)笑容,用力點(diǎn)頭,“自然愿意?!碧熘浪冗@一天等了多久!

兩日后,尉遲慕再次入宮,將靖安王府清點(diǎn)的清冊上交,不過(guò)皇帝尉遲敬并未派人前往清點(diǎn),也并未見(jiàn)尉遲慕,只讓禮部尚書(shū)帶了一道圣旨和一封信給他。

圣旨是對他戰事勝利,讓靖國真正統一了三國,于社稷有功所進(jìn)行的封賞,除金銀財寶布匹之外,最主要是對靖安王這個(gè)王位的世襲。

尉遲慕接過(guò)了圣旨,同時(shí)接過(guò)那封信。

信上寫(xiě)的就更明白了,因尉遲慕的功勞太大,身為一名想留芳百世的名君,他自然是不可能不對尉遲慕論功行賞,也不能褫奪他的身分。尉遲慕永遠都會(huì )是他的三哥,也是靖安王,王爺之位世襲,但不會(huì )強求他們一定要留在京城。

『加入書(shū)簽,方便閱讀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