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

繁體版 簡(jiǎn)體版

168、結局終章

最快更新重生之?huà)蓪櫺∧镒幼钚抡鹿潱?/p>

以沫走近,見(jiàn)到爹娘,便松開(kāi)了離修緊握的手,離修倒也沒(méi)有說(shuō)什么,就是成了親的夫

就是未來(lái)女婿再優(yōu)秀,也會(huì )生出一股配不上自家閨女的想法,更有一股養了多年的小白菜就要被豬拱了的感覺(jué)。

不過(guò)白素錦也懂夏楚明的心思,哪一個(gè)做爹的,看到女兒有了歸屬不是這種心思。

更何況,戀愛(ài)中的倆人,壓制不住的就想和對方多做些親密的舉動(dòng),談過(guò)戀愛(ài)的人都懂。

就沖著(zhù)這一點(diǎn),他們這做爹娘的,也無(wú)話(huà)可說(shuō)。

就是到了這個(gè)時(shí)代,當年她和夏楚明婚前熱戀時(shí),倆人還偷嘗了禁果,至少她現在確定以沫還是完璧之身。

畢竟她一個(gè)現代人,接受的思想不一樣,婚前談?wù)剳賽?ài)拉拉小手親親小嘴有什么關(guān)系。

對于以沫和離修的親近,她倒沒(méi)有意見(jiàn)。

白素錦莞爾一笑。

夏楚明嘴角一抽,有些尷尬無(wú)語(yǔ)的問(wèn):“你是不是親娘???”

白素錦斜視夏楚明一眼,調侃的說(shuō):“當初某人好像不止管不住自己的手,就是下半身也……”

遠遠的看著(zhù)兩人牽手走出來(lái),白素錦倒沒(méi)有什么意見(jiàn),夏楚明卻像一只老黃牛似的,不滿(mǎn)的哼聲說(shuō):“這小子手腳真不老實(shí)?!?/p>

小院里,夏楚明夫妻早就坐在亭中。

以沫眼神一亮,有些羞意,但更多的是激動(dòng)。

離修抱著(zhù)以沫起身,先替她整了整略有褶皺的衣裳,這才拉了拉自己的衣擺,牽起以沫的手,戲謔的說(shuō):“岳父肯定是叫我去商量婚期?!?/p>

兩人親昵的說(shuō)了會(huì )閑話(huà),夏楚明便派人過(guò)來(lái)請離修過(guò)去。

離修斜著(zhù)眼睛看向以沫,眼中的意思不言而喻,以沫臉色不自在的更紅艷了幾分。

以沫輕呸一聲,“不要臉,誰(shuí)是你岳父岳母?!?/p>

離修寬慰的說(shuō):“不用擔心,岳父岳母肯定會(huì )同意的,只等新宅裝修好了,我們便可以大婚了?!?/p>

以沫艷紅的臉頰帶有一抹羞澀,不自然的在離修懷里扭捏了一下,才說(shuō):“可是爹娘他們……”

若不是想給以沫一個(gè)盛大的婚禮,他恨不得此時(shí)就直接將人抱回將軍府,也省得他日夜惦記。

“自然是越快越好?!彪x修可是一刻也等不及了。

以沫小臉一紅,嬌嗔的瞪了一眼離修,矜持了一會(huì ),又忍不住關(guān)切的詢(xún)問(wèn):“我們什么時(shí)候成親?”

不過(guò)眼下,他倒不會(huì )再離開(kāi),拉過(guò)以沫,抱在懷中,語(yǔ)帶曖昧的戲謔說(shuō):“這次回來(lái),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娶你為妻,你尚未過(guò)門(mén),我能去哪里?”

其他三國恣意想挑起戰事,他們西夏也沒(méi)有當縮頭烏龜的可能,自然只能全力一戰。

『加入書(shū)簽,方便閱讀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