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

繁體版 簡(jiǎn)體版
新筆趣閣 > 齊天戰神 > 428.第428章 全劇終

428.第428章 全劇終

最快更新齊天戰神最新章節!

九幽地府,孫凡、老不死、冥河教主、牛魔王、鎮元子、東方霸五個(gè)人,正圍坐一堂,商討著(zhù)幾個(gè)小時(shí)之后的通天之戰。

“通天教主吞噬了如來(lái)、玉帝、太上老君三個(gè)人的功力,修為十有八九已經(jīng)達到了神階的極致。咱們還是將地府封印起來(lái),避而不戰吧?!闭f(shuō)話(huà)的是牛魔王,如今妖魔聯(lián)軍的所有生命,全都綁在了孫凡一個(gè)人的身上,所以一項大膽的他,也不由得小心謹慎了起來(lái)。

第二個(gè)說(shuō)話(huà)的是老不死,相對于牛魔王來(lái)說(shuō),其是堅韌不拔的主戰派?!耙辉蹅兙腿浩鸲ブ?。通天教主就一個(gè)人,咱們這么多人,還打不過(guò)他一個(gè)嗎?”

牛魔王的辦法過(guò)于保守,老不死的辦法過(guò)于激進(jìn),倒是東方霸的辦法,略微有一些可行性?!氨芏粦?,拖不了一時(shí),拖不了一世。群起攻之,咱們現在能夠勉強和通天教主過(guò)招的,除了孫凡,也就只剩下冥河教主了,勝率太低。依我看,咱們還是做兩手準備吧。一邊讓孫凡出去應戰,一邊徹底封閉九幽地府。這樣進(jìn)可攻,退可守,才是完全之策?!?/p>

聞言,鎮元子當場(chǎng)便提出了一個(gè)疑慮,“孫凡有天地熔爐護體,自身防御力有極強,在通天教主的面前,自保應該沒(méi)有問(wèn)題。但以他一個(gè)人的力量,想要戰而勝之,也沒(méi)有太大的希望吧。既然孫凡小友無(wú)法戰神通天教主,那咱們還讓他出去冒那個(gè)險干什么呢?”

聽(tīng)鎮元子這么一說(shuō),一直沒(méi)有說(shuō)話(huà)的孫凡,也終于算是說(shuō)話(huà)表態(tài)了,“其實(shí)從個(gè)人的修為戰力來(lái)講,我并不比通天教主弱上多少。我和他之間最大的差距,就是誅仙劍陣。如果咱們有辦法破掉這個(gè)陣法,那我就算是不能戰而勝之,也絕對可以活活的將其磨死?!?/p>

誅仙劍陣乃三界第一攻伐大陣,除非破陣者的修為,高出主陣者四倍,否則無(wú)法可破。所以孫凡這可以說(shuō),是給在場(chǎng)的諸位,出了一道無(wú)解的難題。不過(guò)好在孫凡剛剛提出這個(gè)想法,冥河教主便想到了一個(gè)稍做變通的方案,“誅仙劍陣雖然天下無(wú)解,但咱們卻可以以劍陣破劍陣。通天教主可以布置誅仙劍陣,咱們也同樣可以布置?!?/p>

“說(shuō)的容易,要布置誅仙劍陣,咱們也得會(huì )啊?!?/p>

“本教主當年曾有緣見(jiàn)過(guò)誅仙劍陣的陣圖,孫凡小友的血屠魔兵,可以隨意改變形態(tài),用它化作陣圖,應該沒(méi)有太大的問(wèn)題?,F在唯一欠缺的,就是布陣所需的四柄神劍。本教主的阿鼻、元屠可以貢獻出來(lái),至于剩下的兩把,就得你們來(lái)想辦法了?!?/p>

……

相約之時(shí)已到,孫凡如期而至,于地府入口的上方靜候通天教主的到來(lái)。

天界三巨頭,在一日之后接連斃命。孫凡今日一戰,不僅關(guān)系著(zhù)三界最強者的歸屬,也關(guān)系著(zhù)天下蒼生的性命。

“你來(lái)了?!?/p>

“我來(lái)很正常,但你來(lái),就有些讓我感到意外了?!?/p>

“你是覺(jué)得,我這是在送死嗎?”孫凡并不避諱這個(gè)問(wèn)題。

“難道不是嗎?”通天教主自信,有誅仙劍陣在手的通天教主更自信。

“廢話(huà)少說(shuō),咱們動(dòng)手吧?!蓖ㄌ旖讨骺涨皬姶蟮淖孕?,令孫凡對此戰的信心越來(lái)越弱。要是再多拖延一段時(shí)間,孫凡甚至都會(huì )懷疑,還有沒(méi)有與其動(dòng)手的勇氣。

先下手為強,所以孫凡在言罷之后,當人不讓的就出手了。

血屠現。

“不滅魔身”全開(kāi)。

《齊天十三棍》直接就被施展到了第十三棍。

“不滅魔身”千倍增幅。

齊天第十三棍是萬(wàn)倍增幅。

兩者疊加,孫凡在一瞬間就爆發(fā)出了一千萬(wàn)倍的戰力。

這股戰力強悍至極,這股戰力毀天滅地,這股戰力足以將如來(lái)、玉帝、太上老君這個(gè)級數的人物瞬間轟殺。但其在通天教主的面前,卻并沒(méi)有掀起太大的風(fēng)浪。

“《齊天十三棍》嗎?有點(diǎn)意思,不過(guò)想要勝過(guò)本教主,還差了那么一點(diǎn)。誅仙劍,去?!毖猿鰟﹄S,誅仙劍剎那出鞘,在一瞬之間,便舉重若輕的,將孫凡全面爆發(fā)的棍勢擊潰。

第一回合的交手,孫凡和通天教主戰平。但下一個(gè)照面,通天教主主攻,就不知道會(huì )怎么樣了。

“戮仙劍,去?!?/p>

通天教主一柄誅仙劍,便擊潰了孫凡全力爆發(fā)的齊天十三棍,現在其誅仙、戮仙兩劍齊出,孫凡則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。

“血屠化盾!”

以攻對攻,在時(shí)間是來(lái)不及了,所以孫凡選擇了全面防御。血屠魔盾在前,體內玄功瘋狂運轉。

誅仙、戮仙雖然攻擊力十足,但經(jīng)過(guò)血屠魔盾的削減,最終由孫凡所承受的,也沒(méi)剩下多少了,根本就沒(méi)有對他的金剛不壞之身,造成一絲一毫的創(chuàng )傷。孫凡面對通天教主的飛劍攻擊,雖然暫時(shí)立于不敗之地,但他卻完全沒(méi)有還手的能力。說(shuō)句不好聽(tīng)的,孫凡現在就是一個(gè)只會(huì )挨揍的靶子。

“不錯,陷仙劍,去?!?/p>

三劍齊攻,孫凡雖然還頂得住,但情況卻已經(jīng)岌岌可危了。

“你這小家伙,還真是讓我感到了一絲意外,絕仙劍,去?!?/p>

四劍齊出,威力大得出奇,此時(shí)的孫凡,已經(jīng)忙得有些顧此失彼了。雖然以孫凡的金剛不壞之軀,就算是被誅仙四劍砍中了,也不會(huì )受到太大的傷害,但長(cháng)此以往,其還是會(huì )被活活的磨死。所以無(wú)論如何,他都得反擊。

“我的意志,堅如鋼鐵!”

“鋼鐵意志”瞬間爆發(fā),通天教主沒(méi)有防備,正好被打了一個(gè)正著(zhù)。

輕噴一口鮮血,傷的并不算太重,但這卻給孫凡創(chuàng )造了進(jìn)一步反攻的機會(huì )。

魔帝分身現,瞬間一分為八,再加上孫凡的本體,湊足了九人。

“九帝附體訣!”

孫凡的本體,和他的八個(gè)分身,每一個(gè)都施展了一種“九帝附體訣”。九帝齊施,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、風(fēng)、雷、光、暗九股能量,在剎那之間匯聚合一,毫不猶豫的轟擊在了通天教主的身上。

“轟??!”

震天之響,徘徊許久,誅仙四劍紛紛墜落。

孫凡目光咄咄的看著(zhù)那塵土飛揚的爆炸中心,想要看看承受了天地熔爐九大空間,所有儲能的通天教主,到底有沒(méi)有被轟成飛灰。

最終的答案,當然是否定。

劍氣縱起,煙塵瞬散。

被轟擊得灰頭土臉的通天教主,再一次出現在了孫凡的面前。

“你很好?!彪S著(zhù)通天教主對孫凡評價(jià)的越來(lái)越高,其對孫凡的殺意,也越來(lái)越濃?!罢D仙劍陣!”

通天教主明顯不想跟孫凡再玩了,其一上來(lái)便用了自己的絕招——誅仙劍陣。孫凡在之前面對毫無(wú)章法的誅仙四劍時(shí),其只不過(guò)是感覺(jué)到一點(diǎn)點(diǎn)的威脅。但他現在面對這由誅仙陣圖控制的誅仙劍陣,感覺(jué)到的則是死亡。兩者之間威力的差距,可不是一星半點(diǎn)。

怎么辦?

只能按照冥河教主說(shuō)的來(lái),能夠對付誅仙劍陣的,只有誅仙劍陣。

“通天教主,你以為在這世界上,只有你才會(huì )誅仙劍陣嗎?我也會(huì )!”

孫凡將血屠化為誅仙陣圖,以阿鼻、元屠、地書(shū)、判官筆為布陣之物。與通天教主的正牌誅仙劍陣,對轟到了一處。

兩者相碰,孫凡的仿制品威力稍弱,不過(guò)勉強還能夠頂得住。但劍陣之中的判官筆,卻明顯的顫動(dòng)了一下。論品質(zhì)阿鼻、元屠并不遜色于誅仙四劍,甚至還要稍強上一些,地書(shū)與誅仙四劍是同品階的東西,但卻并非劍形,嚴重影響誅仙四劍的威力。判官筆雖然勉強可以稱(chēng)之為劍形,但品質(zhì)卻稍差。不過(guò)這樣的一個(gè)仿制品誅仙劍陣,還是讓通天教主大為吃驚。

“好小子,本教主是越來(lái)越看不透你了。不過(guò)你掌控了誅仙陣圖運行的原理又能如何?誅仙劍陣在這世上只有一套?!?/p>

言罷,通天教主再一揮手,正版的誅仙劍陣,便以比剛才強悍了不止十倍的威力呼嘯而去,直取孫凡。孫凡見(jiàn)此,雖然將仿制品誅仙劍陣催動(dòng)到了極致,但威力卻僅有正版誅仙劍陣的一半。結果自然可想而知,孫凡慘敗。

“再來(lái)!”

通天教主再次揮手一抖,正版誅仙劍陣的威力,徒然再翻十倍。孫凡的仿制劍陣與其第三次硬撼,品質(zhì)稍差的判官筆,終于承受不住正版誅仙劍陣的威力,轟然破碎。

通天教主見(jiàn)此,并沒(méi)有停手,而是第四次的催動(dòng)起了誅仙劍陣,“再來(lái)!”

孫凡的仿制劍陣,四角已缺其一,是絕對不可能再接下通天教主這巔峰狀態(tài)的誅仙一擊了。

怎么辦?

躲進(jìn)天地熔爐,從此做一個(gè)縮頭烏龜?

不!

仿制版的誅仙劍陣,是冥河教主他們?yōu)閷O凡準備的底牌。而孫凡自己準備的底牌,則到現在還沒(méi)有拿出來(lái)。

血屠液化,“金帝附體訣”!

血海之水加身,威力無(wú)限飆升。

“砰!”

被轟擊得遍體鱗傷的孫凡,重重的落在了地上。

“你……竟然沒(méi)死?”通天教主看著(zhù)孫凡,是滿(mǎn)臉的不可置信,因為這一擊要是落在他的身上,他早就已經(jīng)灰飛煙滅了。

『加入書(shū)簽,方便閱讀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