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

繁體版 簡(jiǎn)體版
新筆趣閣 > 精靈之我只是個(gè)解說(shuō)員 > 第六百五十章 舊地

第六百五十章 舊地

最快更新精靈之我只是個(gè)解說(shuō)員最新章節!

雖然算起來(lái)比較敷衍,但林瑄其實(shí)也算是很仔細地在之后幾天檢查了夢(mèng)境能量的情況。

當然,像是最開(kāi)始那種行為肯定是不能再做了,按照那家伙之前的提醒,如果再進(jìn)入他的夢(mèng)境世界,很有可能就陷入到和他一樣的情況,林瑄可是不想這樣。

但是這也就導致之后的結果比較……好吧,基本上沒(méi)什么結果,林瑄更多的還是在黎明集團那邊看了一些關(guān)于夢(mèng)境能量的資料。

“還是不行嗎?”

亞雷塔嘆了口氣后說(shuō)道,雖然不知道林瑄是怎么做到的,但是在艾路雷朵出現之后,林瑄身上表現出來(lái)的那種波導之力……似乎并不會(huì )比他的老師羅觀(guān)差。

如果要是連林瑄都沒(méi)有辦法的話(huà),可能也真的就沒(méi)有別的辦法了。

“你們找超能力者過(guò)來(lái)看過(guò)嗎?”

林瑄如此問(wèn)道,心中也是想到了之前在夢(mèng)境世界當中自己和亞彌諾的對話(huà),中間就有提到過(guò)超能力和波導之力的區別。

如果自己的波導之力沒(méi)有用,那超能力呢?

“我們當然也找過(guò)?!?/p>

亞雷塔嘆了口氣后說(shuō)道。

“甚至我們找的還是最強的那三位之一,但是他好像也沒(méi)有什么辦法,至于找波導使者過(guò)來(lái)這一點(diǎn),也是他提出來(lái)的建議?!?/p>

林瑄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之前他就知道,這個(gè)世界上最強的三位超能力者,最強的肯定是教皇了,剩下兩個(gè)當中的其中一個(gè)自己也是見(jiàn)過(guò),就是魔都大學(xué)的老太太,也算是鐘鳴一的半個(gè)老師。

要是鐘鳴一的超能力天賦稍微好一點(diǎn)……不對,應該說(shuō)但凡有一點(diǎn)超能力天賦都不是半個(gè)了。

至于最后的一位更加神秘,林瑄也只是知道他在合眾,很有可能也是一個(gè)傳說(shuō)級別的訓練家。

沒(méi)想到黎明集團那邊也給找了過(guò)來(lái)。

“這樣啊……你們現在還能找到他人嗎?”

亞雷塔聽(tīng)到后愣了一下,最后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。

“那位和我們這邊還是有一點(diǎn)交情的,想要找還是能找得到,但因為之前嘗試過(guò)沒(méi)有成功,所以如果沒(méi)有特殊情況,我們還是不會(huì )過(guò)去打擾的?!?/p>

亞雷塔如此說(shuō)道。

“難道說(shuō)你還有什么辦法嗎?”

林瑄連連搖手。

“就是心中有一些想法罷了,但是至于能不能實(shí)施……我還要回去一趟?!?/p>

亞雷塔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。

“好,如果在這方面有什么需要隨時(shí)可以聯(lián)系我們?!?/p>

林瑄來(lái)到合眾這里轉眼已經(jīng)三天時(shí)間了,而且現在確實(shí)是拿不出什么成果,也是準備回去了,想要看看林茹那邊有沒(méi)有能夠下手的地方。

至于鐘鳴一那邊……現在已經(jīng)郁悶了,最近幾天那座島上就好像是感知到了什么一樣,突然加強了戒備,即便是林瑄他們聯(lián)手也不敢保證能無(wú)聲無(wú)息地進(jìn)去。

但即便是這樣,他們也偷偷再次溜進(jìn)去了一次,但是結果上來(lái)說(shuō)……

有,但不完全有。

之前林瑄的那個(gè)疑問(wèn)被證實(shí)了,那里確實(shí)有問(wèn)題,要不然水是怎么流動(dòng)的?

林瑄和鐘鳴一最后在下面找到了一個(gè)秘境,但是問(wèn)題就在這里,他們進(jìn)不去!

不是所有秘境都像是錦匯道館底下的那樣,順著(zhù)路走就能進(jìn)去。

很多的秘境雖然依附在這個(gè)世界上,但其實(shí)還是很不穩定的,相當于只是飄在一個(gè)距離這里相當近的距離,但是想要真正過(guò)去,卻有一點(diǎn)難度。

如果是正常情況下,這種秘境林瑄他們想要過(guò)去輕輕松松,畢竟有艾路雷朵在,對于這種跨越空間的事情最是擅長(cháng)。

但如果要保證不弄出動(dòng)靜來(lái)……抱歉,那是真的做不到??!

可能也就只有真的到達傳說(shuō)級別的寶可夢(mèng)才能做到吧,至少林瑄他們現在肯定是做不到的。

所以最終也還是只能無(wú)功而返。

“沒(méi)事,我之后可能還要過(guò)來(lái)一趟,說(shuō)不定我到時(shí)候的實(shí)力更強了,還能過(guò)來(lái)看看?!?/p>

林瑄如此說(shuō)道,就連鐘鳴一也只能無(wú)奈地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畢竟現在也只能這樣了。

兩個(gè)人的壓力都很大,唯獨一個(gè)家伙……

“哎呀!這幾天玩的好開(kāi)心??!”

白姚在飛機上伸了個(gè)懶腰,自然也還是黎明集團那邊負責送他們回去的。

雖然林瑄覺(jué)得自己回去可能會(huì )更快一些,但畢竟比較累一點(diǎn),所以也就沒(méi)有拒絕。

白姚剛說(shuō)完這句話(huà),就感覺(jué)到自己被兩道眼神死死地注視著(zhù),轉頭過(guò)來(lái)就看見(jiàn)了林瑄和鐘鳴一,就這么看著(zhù)自己,不由得擦了擦汗后說(shuō)道。

“好了好了,知道你們這幾天很辛苦行了吧?但不是你們讓我不要添亂的嗎?”

“不行了不行了,我要好好睡一覺(jué)先,反正等到了國內,也是白天了吧?”

鐘鳴一打了個(gè)哈欠,這幾天在合眾這邊他確實(shí)是沒(méi)有怎么好好休息過(guò),現在好不容易能休息一下,林瑄和白姚也是相當默契地安靜了下來(lái),不去打擾他。

很快三人就回到了國內,但是林瑄還有自己的目的地,所以就先跟兩人分開(kāi)了。

“你要去川府市道館?我記得你在那里學(xué)習過(guò)一段時(shí)間,當過(guò)一段時(shí)間的學(xué)徒來(lái)著(zhù)?”

聽(tīng)到林瑄的計劃后,鐘鳴一不由得想起來(lái)這件事。

那也是去年的事情了,林瑄確實(shí)在那里學(xué)習過(guò)不短的時(shí)間,甚至就連現在使用的冥想,很多都是從川府市道館那邊學(xué)習來(lái)的改變而來(lái)。

可以說(shuō)如果沒(méi)有之前在川府道館學(xué)習的那么一段時(shí)間,他現在的波導之力也不可能這么強。

雖然說(shuō)用超能力的方法來(lái)訓練波導之力聽(tīng)起來(lái)確實(shí)有那么一點(diǎn)點(diǎn)奇怪就是了……

“嗯,過(guò)去找個(gè)人,了解一點(diǎn)情況?!?/p>

“就是之前那個(gè)你在高校聯(lián)賽上的對手,李茹?”

沒(méi)想到白姚直接說(shuō)道,讓林瑄都有些驚訝起來(lái)。

“你竟然知道?”

林瑄驚訝的就是這一點(diǎn),白姚則是相當驕傲地抬起了頭。

“當然了!對于新生代道館來(lái)說(shuō),川府市道館也是很強的,從某種程度上來(lái)說(shuō)算是我們錦匯道館的競爭對手,而李茹也是很強的,你這家伙是一點(diǎn)都不關(guān)心道館里面的事情嗎?”

反倒是白姚過(guò)來(lái)質(zhì)疑起了林瑄,但是林瑄偏偏沒(méi)有辦法反駁,他確實(shí)沒(méi)怎么關(guān)心過(guò)道館的事情。

甚至如果要說(shuō)起來(lái),林瑄在江海市道館工作的時(shí)間可能還要更長(cháng)一點(diǎn)。

“所以你這次還要跟我一起去嗎?”

林瑄問(wèn)道,鐘鳴一要回去道館了,之前跟他一起去合眾已經(jīng)是極限了,要是再不回去怕是道館都要亂套了。

白姚聽(tīng)到這里似乎思考了一下,但最終還是搖了搖頭。

『加入書(shū)簽,方便閱讀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