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

繁體版 簡(jiǎn)體版
新筆趣閣 > 婚內有染:誘寵天價(jià)前妻 > 第306章 花好月圓

第306章 花好月圓

最快更新婚內有染:誘寵天價(jià)前妻最新章節!

“你敢動(dòng),我現在就要她的命!”容恬尖聲道,與樊雅綁在一起的手霍然揚起,扯開(kāi)身上的外套。

容潯動(dòng)作一僵!

容恬身上,居然不知什么時(shí)候綁著(zhù)一個(gè)炸彈!

沈晏急急的道,“容恬,你說(shuō)什么我都答應你,你別做傻事!犬”

容恬癡癡望著(zhù)眼前蒼白卻依舊俊雅的男人,他在她最絕望的時(shí)候給了她溫柔的救贖,現在,他居然愿意娶她,哪怕理由并不是因為愛(ài)。臉上綻開(kāi)一抹極淺的笑容,她輕道,“你上車(chē)?!?/p>

沈晏毫不猶豫坐上駕駛座,容潯立刻也要跟著(zhù)上車(chē),一直呆坐在一邊的律師突然像是發(fā)瘋了一樣,瘋狂撲向容??!

容潯猝不及防,被律師撲的往后一跌,突如其來(lái)的重力也讓他往后退了兩步。

幾乎是同時(shí),車(chē)猛地開(kāi)始發(fā)動(dòng)踺!

容潯臉色驟變,一腳踹開(kāi)八爪魚(yú)一樣纏在自己身上的律師,拔腿狂追!

車(chē)輛與人的速度到底還是存在著(zhù)巨大的差距,尤其是在將車(chē)速拉到120碼的情況下,很快車(chē)后跟著(zhù)的容潯成了一個(gè)小小的黑影,轉瞬就看不見(jiàn)了。

容恬咯咯笑出聲,語(yǔ)氣天真愉悅,“在你們上來(lái)之前我就跟律師說(shuō)好了,只要你上車(chē),他就撲出去攔住容潯,你們說(shuō),我是不是很聰明?”

樊雅無(wú)力說(shuō)話(huà),全身上下已經(jīng)像是從水里撈出來(lái)似的,大口大口的喘著(zhù)氣。

她已經(jīng)痛的快要昏迷了,但她現在不能暈,暈了,她跟孩子還有沈晏,只有死路一條!

“容……容恬,你放了沈晏……”

“你讓樊雅走?!?/p>

異口同聲,樊雅與沈晏同時(shí)開(kāi)口。

容恬楞了楞,隨即咯咯笑了起來(lái),“你們說(shuō)什么呢,我們四個(gè)人去一個(gè)世外桃源不好么,有之野,有沈晏,還有孩子……樊雅,我雖然不喜歡你,但沈晏喜歡你,我夠大度了吧?!彼秸f(shuō)越興奮,“到那里,我們一起放風(fēng)箏,一起釣魚(yú),我還可以教孩子跳舞,我很會(huì )跳舞的?!?/p>

望著(zhù)越來(lái)越興奮也越來(lái)越瘋癲的容恬,沈晏與樊雅交換了一個(gè)視線(xiàn),都從彼此眼底看出隱隱驚懼。

容恬……好像是瘋了!

孟之野的死亡,給了容恬最大的打擊,終于將她逼瘋了!

沈晏慢慢放慢車(chē)速,溫和的道,“那個(gè)地方在哪里?前面應該要有岔道了?!?/p>

“往左!你往左就可以了!”容恬很興奮。

沈晏心口一沉,往左,是上山。

容恬上山干什么?

容恬又沉浸在自己的幻境里,“那里真的很美,可以看見(jiàn)日出,還有云海,上次還是之野帶我去的,之野,你說(shuō)是不是?”她嬌寵似的搖了搖懷里的孟之野,孟之野當然沒(méi)有回應,她呵憐一笑,“他睡著(zhù)了,噓,別吵?!?/p>

一陣尖銳刺痛席卷全身,樊雅不可抑制的尖叫出聲!

容恬臉色勃然大變,“我不是說(shuō)讓你別吵么!”

“那就讓她下車(chē)吧,她那么吵,萬(wàn)一吵醒了孟之野怎么辦?”沈晏突然冷靜開(kāi)口。

樊雅駭然張大了眼,她明白沈晏在想什么了!

“沈……”席卷而來(lái)的疼痛讓她不可抑制的低呼出聲,只能死命抓住沈晏的衣袖,死死盯著(zhù)他,死死盯著(zhù)他!

不可以!

別!

沈晏黑眸里眸光溫軟,撥開(kāi)她的手卻毫不留情,微笑看向容恬,“有我跟之野還不夠么,還要她干什么?”

容恬怔了怔,“可是你愛(ài)她……”

“給我時(shí)間,我會(huì )忘記她的?!?/p>

容恬蒼白臉頰登時(shí)涌上一抹紅暈,看起來(lái)竟然十分嬌艷,她掩唇一笑,“既然你這樣說(shuō)的話(huà)……”

“容恬!你別聽(tīng)他的……”

沈晏一只手捂上樊雅的嘴,樊雅心里一股怒氣,死死咬住他的手掌,很快,略帶甜腥味的血液順著(zhù)牙齒滑落,落在嘴里,微微發(fā)澀!

沈晏微笑,“我們就讓她下去吧?!?/p>

樊雅拼命搖頭,眼淚奪眶而出,視野逐漸模糊!

不要!

不要這么殘忍!

容恬癡迷的望著(zhù)沈晏,再望望樊雅,乖乖的點(diǎn)頭,乖乖的解開(kāi)扣住樊雅的鎖銬。

沈晏踩下剎車(chē),有些費力的打橫抱起樊雅,回頭朝容恬笑了笑,“我送她下去?!?/p>

容恬乖巧點(diǎn)頭,看著(zhù)沈晏抱著(zhù)樊雅下車(chē),突然伸手抓住沈晏的胳膊,“你快點(diǎn)回來(lái)?!?/p>

沈晏微微一笑,“相信我?!?/p>

“嗯,我信你?!?/p>

沈晏扯出一抹笑,抱著(zhù)樊雅下車(chē),從頭至尾都沒(méi)松開(kāi)捂住樊雅的手,他慢慢的,溫柔的將她倚靠在靠邊路欄上,“容潯很快就能追上來(lái)的,你放心?!?/p>

樊雅用盡全身力氣抓住沈晏手腕,用力之猛,在沈晏手腕上都留下明顯的紅痕。

沈晏卻仿佛根本感覺(jué)不到的疼痛,笑容溫

柔近乎柔軟,“我知道你想我現在就帶你離開(kāi),但我答應過(guò)孟之野,我必須保證容恬的安全,樊雅,原諒我的自私?!?/p>

樊雅拼命搖頭,不是!不是這樣的!

『加入書(shū)簽,方便閱讀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