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

繁體版 簡(jiǎn)體版
新筆趣閣 > 田園空間之農門(mén)嬌女 > 第116章 大結局

第116章 大結局

最快更新田園空間之農門(mén)嬌女最新章節!

楊若倩他們本以為翠蓮母女會(huì )有什么靠山或者依仗的人過(guò)來(lái),不想等了一天也沒(méi)有見(jiàn)到來(lái)一個(gè)人,而翠蓮母女不知是不是也發(fā)現沒(méi)人來(lái)之后匆匆收拾好包袱擰著(zhù)就離開(kāi)這里。

只是走了幾步后還不忘滿(mǎn)眼不甘的看了一眼蘇宅,最終憤恨不平的離開(kāi),至于她們母女離開(kāi)后發(fā)生什么,那就不是楊若倩他們該知道的了。

蘇宅之中,三家人正在商量著(zhù)何時(shí)離開(kāi)的決定,蘇家和李家都無(wú)所謂,隨時(shí)可以離開(kāi),只有楊家因為杏春的緣故需要等等,于是決定多留一天。

本來(lái)楊若倩還以為會(huì )過(guò)玩春節離開(kāi),但是李父他們覺(jué)得早點(diǎn)離開(kāi)早好,省的萬(wàn)一有些人回過(guò)神來(lái)突然來(lái)尋找他們就不妙了。

楊若倩聞言覺(jué)得很對,便拿出了一些銀子給大嫂杏春,讓她把家里那邊交代一下后,后天一早他們就要離開(kāi)。

杏春點(diǎn)頭應下,然后與楊家人一同回香村那邊收拾收拾,就等著(zhù)第三天離開(kāi)。

“這樣真的沒(méi)問(wèn)題了嗎?”楊若倩站在院子里看著(zhù)遠去的楊家人,她一時(shí)間還真有些迷茫。

來(lái)這里雖然時(shí)間不長(cháng),但又突然要離開(kāi)去另一個(gè)陌生的地方重新開(kāi)始,她還真是不知道該用什么心情來(lái)表達。

“怎么?現在后悔了?”商譽(yù)不知道從哪里走出來(lái)問(wèn)道,瞥了一眼旁邊一直警惕的蘇弘毅很是無(wú)奈,沒(méi)想到這個(gè)男人一直防著(zhù)自己,難道不知道自己現在已經(jīng)是普通人了嗎?

“沒(méi)有,就是一時(shí)有些迷茫,我們離開(kāi)這里去那邊真的安全嗎?從你那里可是聽(tīng)說(shuō)那邊不都是修仙之人,也有更多的魔修和妖修??!”她真擔心他們如今的實(shí)力過(guò)去會(huì )不會(huì )安全。

“呵呵,就擔心這個(gè)?放心,那邊跟這邊差不多,也是由農村,咱們可以先慢慢來(lái)?!鄙套u(yù)笑道,不過(guò)他心里其實(shí)也有些不確定的。

蘇弘毅聽(tīng)了他們的對話(huà),才明白自家娘子擔心的是什么,伸手摟住她的肩膀安慰道,“放心,有我在,我一定會(huì )保護好你的,何況咱們還有毛線(xiàn)和紅狐他們呢,別擔心?!?/p>

“我知道,可能是因為懷孕容易想太多的緣故吧,那就不想了?!睏钊糍徽f(shuō)著(zhù)摸了摸肚子,不禁搖頭失笑,覺(jué)得自己可能真的是想太多了。

蘇弘毅和商譽(yù)聽(tīng)她這么一說(shuō)也不再開(kāi)口勸說(shuō)什么,覺(jué)得還是讓她靜靜自己想清楚最好。

眾人就這樣在蘇宅里住下,但是因為人數太多,蘇宅里沒(méi)有太多床鋪,只能讓李斯遠和蘇弘毅幾位年輕男的打地鋪,其余女的和中年以及老年長(cháng)輩都睡床鋪。

在這兩天兩晚的時(shí)間里,蘇弘毅和楊若倩抽空去找了一下林虎,準備把蘇宅留給林虎他們家,無(wú)奈林虎堅決不收,只能低價(jià)賣(mài)給了他們一家之后,順便教了一些零食做法后才放心的離開(kāi)。

第三天一早眾人迎來(lái)了楊家人后,立即動(dòng)身往后山那邊趕過(guò)去。

但是為了不讓人懷疑,他們是駕著(zhù)馬車(chē)先離開(kāi)青村,然后下車(chē)讓楊若倩把馬車(chē)收入空間后,才一行人慢慢的往后山走去。

當靠近后山那個(gè)洞口的時(shí)候,本來(lái)被李一和李二抬著(zhù)的那個(gè)昏迷中年男子卻像是感受到了什么突然睜開(kāi)了雙眼。

“我,我這是在哪?”中年男子沙啞的聲音看著(zhù)四周,總覺(jué)得這里很熟悉。

“你醒了,我們這是在后山,在前往東大路的路上,就是你說(shuō)的地方?!鄙套u(yù)走到躺著(zhù)的中年男子那里說(shuō)道。

“東大陸?后山山洞?”中年男子低喃著(zhù),突然像是想起什么后掙扎的要起來(lái),“我,我要起來(lái),我要去山洞,她,她還在等我?!?/p>

“你躺著(zhù),我們現在就過(guò)去,等會(huì )你就能見(jiàn)到她了?!鄙套u(yù)按住他要坐起來(lái)的動(dòng)作。

雖然不知道那個(gè)‘她’是誰(shuí),但是他能明白那個(gè)‘她’對這人有多重要,與這人認識多年,從小就被他照顧幫助,不然自己早就成了那所謂師傅的鼎爐或者殺人工具了,所以他特別了解這人,只可惜當初他昏迷許久,不然自己當初也不可能為了救母而妥協(xié)那個(gè)所謂師傅。

“是嗎?能見(jiàn)到,能見(jiàn)到就好?!敝心昴凶勇?tīng)到后慢慢躺了下來(lái),嘴里不斷低喃著(zhù),似乎就怕見(jiàn)不到一樣。

楊若倩等人見(jiàn)狀也沒(méi)多說(shuō),只是都有些好奇那個(gè)所謂的‘她’是誰(shuí),到底是什么樣的故事。

一行人加快腳步往半山腰上走去,楊若倩和蘇弘毅在最前頭帶路,不知走了多久,就在眾人快要想休息的時(shí)候,終于看到了那個(gè)不顯眼的山洞。

“就是這里了?!睏钊糍恢钢?zhù)那小山洞率先與蘇弘毅走進(jìn)去。

這山洞在外面看著(zhù)小,可里面卻并不小,等走進(jìn)去后,李斯遠他們才發(fā)現,這哪里是小山洞,簡(jiǎn)直就像是個(gè)住處一樣。

楊若倩顧不得其他人在那里驚訝和四處尋看,她走蘇弘毅立即走到山洞里面的那個(gè)一般人看不出的門(mén)口,找到機關(guān)按動(dòng),然后石門(mén)打開(kāi),立即招呼著(zhù)眾人過(guò)來(lái)。

先是毛線(xiàn)進(jìn)去探路,然后大家依次按循序往里面走去,楊若倩和蘇弘毅在眾人走進(jìn)去后也率先進(jìn)去。

進(jìn)入后的眾人才發(fā)現里面是一處洞天,居然什么都有,最重要的是,這里的空氣明顯比他們在外面呼吸的好。

這時(shí)躺在躺椅上被抬上山的中年男子似乎也感受到空氣里的變化,立即顧不上其他做起來(lái)盤(pán)腿大口呼吸著(zhù),他已經(jīng)確定自己真的是回到了原處。

就在眾人都愣住呼吸空氣的時(shí)候,不遠處的聲音驚醒眾人,只見(jiàn)進(jìn)來(lái)的石門(mén)對面一個(gè)石門(mén)打開(kāi),那里走進(jìn)來(lái)一位身穿淺綠色衣裙的漂亮女子。

女子似乎很驚訝的這里怎么這么多人,卻在看到中年男子后,滿(mǎn)臉的驚訝變成激動(dòng)。

『加入書(shū)簽,方便閱讀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