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

繁體版 簡(jiǎn)體版
新筆趣閣 > 我有特殊溝通技巧 > 第286章 番外:幽靈學(xué)院

第286章 番外:幽靈學(xué)院

最快更新我有特殊溝通技巧最新章節!

死亡谷是一片看不到盡頭的沙漠,黃沙滾滾,隔絕了曾經(jīng)所熟悉的世界,看不到高樓林立,聽(tīng)不到汽笛聲聲,只有朝霞初生的瑰麗與星空的浩瀚。

亞當已經(jīng)在幽靈學(xué)院任教一年了。一年前,他被蝴蝶組織的委員會(huì )投票進(jìn)行處罰,將他流放到這個(gè)與世隔絕的死亡谷創(chuàng )辦幽靈學(xué)院。

既然名為幽靈,自然是別人看不見(jiàn)的,學(xué)校就建在死亡谷的一片綠洲上,亞當擔任學(xué)院的校長(cháng)及老師,負責教授學(xué)生知識,也帶領(lǐng)他們扎帳篷,放牧,種植,取水,一切自給自足。

他的學(xué)生們都是蝴蝶組織在世界各地收集的好苗子,天生智商就高于常人,每個(gè)人都在孩童時(shí)代就顯露出了令人驚艷的天分。委員會(huì )認為光明女神蝶不會(huì )是第一個(gè)也不會(huì )是最后一個(gè)叛徒,究其原因,正是因為她在接受蝴蝶組織的理念前已經(jīng)選擇了另一條路。

所以,他們摒棄了原先招募人員的方式,寧可徐徐圖之,從小培養值得信賴(lài)并完全接受他們理念的孩子,十年之后,他們就會(huì )成為新興力量,為蝴蝶組織輸入新鮮血液。

同時(shí),因為光明女神蝶的背叛,蝴蝶組織已經(jīng)暴露在了各大政府的視線(xiàn)中,韜光養晦也是不得已之事。

因此,亞當現如今是名為流放,可實(shí)際上卻擔任著(zhù)比從前更重要的職位,由此可見(jiàn)他在蝴蝶組織的受重視程度并沒(méi)有降,或者說(shuō)正相反,這比從前更核心更受信賴(lài)。

而這十年,也是對亞當的考驗與歷練,他明白,所以毫無(wú)怨恨地就同意了對自己的審判。

現在,一年已經(jīng)過(guò)去了,他原本英俊的臉龐因為沙漠惡劣的氣候而變得粗糙,他和他的學(xué)生們就像是生活在綠洲里的難民,每天只吃最粗糙的食物,喝少許的水,在放牧的間隙汲取知識。

在這樣純粹的環(huán)境中,每一個(gè)學(xué)生都不再受到外界的干擾,全心全意地學(xué)習著(zhù)浩如煙海的知識,亞當是一名好老師,他既能夠教授數理化這樣的理科學(xué)問(wèn),也擅長(cháng)音律,到死亡谷的時(shí)候他只帶著(zhù)一把口琴,課間的休息時(shí)間,他會(huì )為他們吹奏世界名曲。

那個(gè)時(shí)候他會(huì )想起楊綿綿,她曾經(jīng)問(wèn)他怎么能夠確保藝術(shù)對于進(jìn)步毫無(wú)作用呢?他當時(shí)不置可否,可現在看到孩子們眼睛一眨不眨聽(tīng)著(zhù)他吹奏的時(shí)候,他覺(jué)得她或許是對的。

艱苦的生活環(huán)境鍛煉了學(xué)生們,也磨礪了亞當。在深夜最寂靜的時(shí)候,他對著(zhù)星空回顧從前的征程,卻越來(lái)越覺(jué)得前路艱辛,相比于宇宙浩瀚,他就像是一顆微弱的不能再微弱的星子。

可就算是一顆死亡的星星,它的光輝也將在億萬(wàn)年后被人所發(fā)現reads();。

蝴蝶組織走的是一條異于常人,甚至無(wú)法被普通人所接受的艱難道路。

他們有著(zhù)自己的信仰,可卻沒(méi)有明確的方向,只能不斷嘗試,在失敗中吸取教訓,再度出發(fā)。

這個(gè)組織從十九世紀開(kāi)始,已經(jīng)有兩百年的歷史了,曾經(jīng)自以為正確的決定卻被歷史證明是完全錯誤的,甚至背道而馳,不知有多少前輩們含恨而終。

但他們肯定沒(méi)有后悔過(guò),人類(lèi)需要探索者,正是有了他們的犧牲,他們的道路才會(huì )越來(lái)越靠近光明。

后來(lái),有一位前輩把組織的名稱(chēng)改為蝴蝶,從蝴蝶效應而來(lái),他們每一個(gè)人都是蝴蝶,奮力煽動(dòng)著(zhù)翅膀,也許毫無(wú)用處,但也許在未來(lái)就將掀起颶風(fēng)。

“未來(lái)啊……”他以手為枕,仰望著(zhù)天空出神。

“老師?!辈贿h處的帳篷里鉆出一個(gè)小小的身影,她有著(zhù)明顯東南亞人的特征,皮膚略黑,但五官立體,十分美麗,她和烏米拉一樣是印度人,但一出生就因為是女?huà)?,差一點(diǎn)被溺死在便桶里,好在她母親把她偷出丟在路邊,被好心人撿起救了一命。

十歲被蝴蝶組織發(fā)掘后,她被送到了死亡谷,毅然拋棄了原有的姓名,給自己取名伊娃。

“伊娃,”亞當笑瞇瞇地問(wèn),“怎么了?”

伊娃笑了笑:“我是出來(lái)畫(huà)星圖的?!?/p>

亞當博覽古今,講課也不拘一格,連占星術(shù)和煉金術(shù)都提到過(guò),如果有學(xué)生對此感興趣,他就會(huì )單獨進(jìn)行輔導,并且向蝴蝶組織開(kāi)出相關(guān)書(shū)單,蝴蝶組織將傾盡全力為學(xué)生們提供學(xué)習資源。

因此,幽靈學(xué)院的學(xué)生或許生活條件十分簡(jiǎn)陋,但書(shū)籍之豐富不會(huì )輸于正常大學(xué)。

“老師,星星的分布真的暗示著(zhù)人類(lèi)的命運嗎?”

“我不知道?!眮啴斝χ?zhù)說(shuō),“沒(méi)有誰(shuí)能夠完全了解這個(gè)世界上的奧秘,我也不行,但如果你對此感興趣,或許可以追尋去,直到你發(fā)現真相?!?/p>

伊娃用力點(diǎn)點(diǎn)頭,仰起脖子一眨不??粗?zhù)天空:“老師,我可以要一些關(guān)于占星的書(shū)嗎?”

“沒(méi)問(wèn)題?!眮啴斄⒖虘?,他是所有人中唯一能夠與外界通信的人,一般他發(fā)出消息后一個(gè)月內,蝴蝶組織就會(huì )派人過(guò)來(lái)補充物資。

但一個(gè)月后,該來(lái)的人卻沒(méi)有來(lái)。

第二個(gè)月,他發(fā)出去的信息猶如石沉大海,半點(diǎn)漣漪也無(wú),亞當的心一點(diǎn)點(diǎn)沉了去,他知道因為梅的緣故,蝴蝶組織已經(jīng)不像從前那樣具備隱秘性,可他也相信蝴蝶組織根深葉茂,絕不是短時(shí)間內可以消滅的對象。

一定要想辦法和他們取得聯(lián)系才行。

亞當翻遍了工具箱,用一周的時(shí)間拼湊出了一臺自制的收音機,說(shuō)是給學(xué)生們增添一些娛樂(lè ),也是給他們聽(tīng)聽(tīng)新聞了解時(shí)事,以免真的不知外界險惡。

但同時(shí),蝴蝶組織還有一個(gè)秘密電臺,他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在深夜11:11分轉到電臺,看看是否能夠獲取信息reads();。

三個(gè)月后的一個(gè)深夜,就在亞當以為又一次無(wú)功而返時(shí),電臺里卻傳來(lái)了斷斷續續的密碼,翻譯出來(lái)的內容讓亞當聽(tīng)出了一身冷汗。

“亞當……我……不幸……很多成員……死亡……蝴蝶組織……面臨……以來(lái)最……兇險……秘密組織……盯上了……與政府……保護好學(xué)生們,我會(huì )和你再聯(lián)系?!?/p>

亞當的表情凝重起來(lái),蝴蝶組織面臨過(guò)許多次危機,歷史上,他們也曾被當局通緝,流亡世界,可火種從未熄滅。

那么,現在蝴蝶組織到底發(fā)生了什么事,才會(huì )讓人留這樣的內容?

可不管怎么說(shuō),這里都已經(jīng)不再安全,雖然學(xué)院與蝴蝶組織并沒(méi)有頻繁聯(lián)系,但如果對方能對付蝴蝶,那查出他們的落腳點(diǎn)就不是難事。

亞當搖響了鈴鐺,不到三分鐘,學(xué)生們全都衣著(zhù)整齊地出現在了他面前:“同學(xué)們,我們現在正面臨十分嚴峻的情況,必須馬上轉移,請大家立刻收拾好物品,一個(gè)小時(shí)后我們出發(fā)?!?/p>

“老師,我們要去哪里?”

“我們要進(jìn)入城市,隱藏在人群之中?!辈啬居诹质亲罘€妥也是最安全的辦法,蝴蝶組織為每一個(gè)學(xué)生都安排了身份,他們不會(huì )露餡,“我們是幽靈學(xué)院,幽靈,是看不見(jiàn)的?!?/p>

幽靈學(xué)院的學(xué)生每一個(gè)都不是普通孩童,沒(méi)有一個(gè)人害怕,他們神色肅穆:“是,老師?!?/p>

一個(gè)小時(shí)后,學(xué)生們整裝待發(fā),將重要物品隨身攜帶,書(shū)籍無(wú)法帶走,便裝箱密封,埋入沙漠深處,隨后一把大火將所有痕跡抹去。

火光中,亞當看著(zhù)這些孩子還尚顯稚嫩的臉龐心中感慨,如果其他成員已遭受不測,那么這些學(xué)生就是蝴蝶最重要也是最寶貴的財富。

“準備好了嗎?”他騎上馬,“我們出發(fā)?!?/p>

十二名學(xué)生紛紛上馬,哪怕是身為女性的伊娃也分毫不露懼色,大家在靜默中告別了校址,隨亞當離開(kāi)。

之后,他們將進(jìn)入城市,隱藏在人群之中,就像是幽靈埋伏在人的身邊一樣,幽靈沒(méi)有消失,只是人們看不見(jiàn)而已。

***

楊綿綿在陽(yáng)看著(zhù)蝴蝶標本,這是她和荊楚結婚當天收到的匿名禮物,一只光明女神蝶的蝴蝶標本埋在了黃沙里。

『加入書(shū)簽,方便閱讀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