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

繁體版 簡(jiǎn)體版
新筆趣閣 > 瘋心 > 番外一

番外一

最快更新瘋心最新章節!

番外一

馬爾代夫的高熱將北部地區襯托得更加嚴寒,他們回去的時(shí)候北化已經(jīng)進(jìn)入冬季,一個(gè)月后,連禹州也普降大雪。

禹州地處中部,冬天一向很短,今年卻破天荒地氣候突變,冬至那天開(kāi)始飄起鵝毛大雪。

對于周家,冬至如同寒冬降臨,那一天便是這一對雙胞胎父母過(guò)世的日子。

周唯從羽絨服口袋中把手拿出,手掌攤開(kāi),晶瑩雪片落在溫暖的掌心上瞬間化為烏有,好像濕潤的眼淚留在那里。

武文殊過(guò)來(lái),將周唯脖間松垮的厚重圍脖又重新繞回去,羽絨服的拉鎖直拉到頭,深藍色毛絨圍脖堵到周唯的口鼻,武文殊向下拽了拽,問(wèn):“冷嗎?”

搖搖頭,周唯笑笑,視線(xiàn)移到身后那一片廣袤無(wú)垠的冰雪天地。

……

從馬爾代夫結婚回來(lái),周唯按時(shí)去了人民醫院報到,開(kāi)始進(jìn)入一種既平凡又忙碌的生活狀態(tài),倒班的急診工作讓他和武文殊的時(shí)間經(jīng)常無(wú)法配合,他白天在家蒙頭大睡時(shí),武文殊跑到中泰工作,等這個(gè)人披星戴月回來(lái),周唯已經(jīng)在急診部換上白大褂排班應診了。

有時(shí)候,他倆碰上,周唯會(huì )開(kāi)玩笑地打個(gè)招呼,你好,武先生,好久不見(jiàn)啊。

這時(shí),武文殊總會(huì )跟周唯黏黏膩膩,不是把腦袋搭在對方肩上,就是溫柔地樓著(zhù)他,說(shuō)一句,老婆,好想你。

每每如此,周唯的笑會(huì )很大很甜……

平淡安穩的日子讓周唯打從心底里感到踏實(shí),他甘之若飴,只是在每日像洪流一般推著(zhù)走的光陰里,他時(shí)常會(huì )想起哥哥周錚,跟周錚的電話(huà)頻次明顯降低,到后來(lái)不是周唯主動(dòng)找他,周錚根本不會(huì )跟他聯(lián)系,周唯很明白這全是由自己而起,幾乎每一通電話(huà)他倆都會(huì )鬧得很不愉快,原因無(wú)他,仍是周唯極不滿(mǎn)意周錚現在的狀態(tài),他尋根究底不斷加碼逼迫對方,惹得周錚大為不爽。

究其原因,連周唯自己也說(shuō)不上來(lái),他沒(méi)有任何理論證據支持,只是一種很不好的感覺(jué)縈繞心頭,他隱隱覺(jué)得218大案的破獲并不是結束,似乎有什么在不為人知的陰暗背后暗流涌動(dòng)……

越擔心心態(tài)就越失衡,周唯也不想這樣,卻無(wú)法控制地把哥哥周錚逼得喘不過(guò)氣,他倆之間緊張得猶如一根繃到極致的弦,一觸即發(fā),隨時(shí)斷裂。

前年去年因為周錚失蹤,周唯心不在一直沒(méi)給爸媽掃墓,武文殊提議,讓周唯去約哥哥,今年冬至一同回家掃墓。

知道是武文殊安排,周錚沒(méi)說(shuō)什么,接受了。

飛機晚點(diǎn),雪路難行,從禹州機場(chǎng)出來(lái)坐了足足四個(gè)小時(shí)的大巴車(chē)才進(jìn)入林亦縣城,周唯屁股都坐麻了,沒(méi)到終點(diǎn)站,他拉著(zhù)武文殊下來(lái),打算徒步繞過(guò)林泉山,從山腳的小路抄近道回家。

大雪紛飛,飄飄灑灑在他們回家的路上。

……

想去拉裹在羽絨服中周唯的手,剛摸上溫熱的皮膚,一團雪糊面而來(lái),武文殊嚇了一跳,措手不及,半張臉變成花白的圣誕老公公造型……

周唯捧著(zhù)一堆雪大笑不止,把剩下的雪捏成一個(gè)硬疙瘩,剛要抬胳膊再來(lái)一次,武文殊渾身打寒顫,拍著(zhù)自己一頭一臉的雪,眼中立時(shí)迸發(fā)怒意,狠推了周唯一把,理也不理往前走……

周唯傻了,他沒(méi)想到武文殊真被他逗急了,趕緊追上去:“文殊,武文殊!你別生氣啊,我就是跟你逗著(zhù)……臥槽??!……”

話(huà)沒(méi)說(shuō)完,周唯一聲驚呼,一口雪咽進(jìn)嘴里,武文殊壞笑著(zhù),趁他驚慌不備過(guò)來(lái)道歉,將手里悄悄抓起的白雪全撲在對方臉上,乘勝追擊,周唯驚愕難以招架,武文殊不停地撈起腳邊的雪進(jìn)攻,反擊戰全線(xiàn)勝利,周唯比他更像圣誕老人,連眉毛都被白雪沾滿(mǎn)了……

周唯節節敗退,跑到遠處去抖落身上的殘雪,他不甘示弱,往后倒了幾步,加速地沖過(guò)去,一把抱住武文殊,兩人滾在雪地里。

武文殊笑著(zhù)占領(lǐng)制高點(diǎn),騎到周唯身上沒(méi)兩秒,就被這個(gè)人反制回去,雪下得很大,在他們下車(chē)時(shí)已經(jīng)累積出一定的厚度,松軟的雪地減低了沖撞帶來(lái)的傷害,兩人像在棉被上打滾,撲騰了幾個(gè)來(lái)回,留下一路凌亂的人痕印跡。

笑夠,鬧夠,周唯玩得一身汗,他四場(chǎng)八開(kāi)地躺在雪地上,下著(zhù)雪的天空清透干凈,滿(mǎn)天雪花密密麻麻飄然起舞,落在臉上冰冰癢癢的。

下雪一點(diǎn)不冷。

周唯享受得半瞇起眼,舒服地挪動(dòng)一下姿勢,去看一同躺在身邊的武文殊。

這個(gè)人也轉過(guò)來(lái),臉沖自己,露出溫柔的笑容。

兩人都是圓滾滾的兩指加厚手套,就只剩一個(gè)大拇指在外,也要努力地勾在一起。

摘了其中一只手套,武文殊向天空隨意一抓,笑問(wèn)一旁的周唯:“猜猜雪花有幾瓣?”

周唯興奮地眨眼,他知道武文殊這是在學(xué)他最開(kāi)始勾搭他漫步在小花園中跟他玩過(guò)的‘猜雪花’。

“猜對有什么獎?”

“答應你提的一切要求?!?/p>

這就是要學(xué)他哥,白給他一個(gè)兌現愿望的機會(huì )。

周唯當然不會(huì )放過(guò),他趴著(zhù),用胳膊肘支起上半身,佯裝苦思冥想:“我想想啊……嗯……不多,也就百八十瓣吧?!?/p>

武文殊一口老血噴在心里,知道周唯成心這么說(shuō),得了便宜還賣(mài)乖,垂下眼瞼將眼擠成細細一條,武文殊睨著(zhù)他,打開(kāi)手掌,對著(zhù)空無(wú)一物的掌心,煞有介事地說(shuō):“對,你答對了,就那么多?!?/p>

周唯垂下頭,笑得渾身發(fā)顫,再抬起頭一臉肅然,隔著(zhù)手套撫摸下面人的頭發(fā):“聽(tīng)好了,我要你愛(ài)上一個(gè)人,他的吻冰火兩重天?!?/p>

武文殊眼神明亮,期待著(zhù)。

摘去手套,周唯揀了一捧最上面干凈的雪放入嘴中,不等口腔高熱的溫度將雪融盡,他飛快吻上武文殊的唇。

細小冰碴將唇上的溫度直降,卻掩不住內里的灼熱,周唯深深的親咬讓溫度兩重極致,體驗異樣……

兩人抱著(zhù)吻,就在冰涼消失周唯要起身時(shí),武文殊摟上他的脖頸又吻上去。

這次兩人親得呼吸粗重,武文殊猛地拉下周唯,一個(gè)翻身壓在他上面,他喘著(zhù)氣繼續動(dòng)情地去吻周唯的鼻尖,臉頰,輕咬他的下巴,喉嚨里發(fā)出沙啞的聲音:“我愛(ài)了,特愛(ài),特別愛(ài)……”

暖意混著(zhù)情愛(ài)在周唯眼中擴散,他凝視著(zhù)武文殊,兩手繞上他的脖頸挺起頭向上去啄對方的唇,卻發(fā)現這個(gè)人表情變得不大對勁,不親也不回應,眉頭皺得打結,一副極其困擾的樣子。

周唯問(wèn):“你怎么了?”

“有點(diǎn)……嗯……你懂得……”

說(shuō)完,啪嗒一聲,倒在周唯身上。

身體完全貼合,周唯從疑惑到感覺(jué)到了什么……他大笑著(zhù)捶他,罵了句:“我可去你的吧!”將武文殊掀翻在雪地上。

兩人起來(lái)拍打身上的雪,武文殊把地上的手套圍巾?yè)炱饋?lái),為周唯穿戴好,拉著(zhù)他一步一個(gè)腳印地往家的方向走去。

到家時(shí)雪停了,夕陽(yáng)將成排的鄉間瓦房籠罩在余暉中,瓦房很普通的鄉間款式,紅漆大門(mén),平房院落,抬頭看去,屋頂上的雪足有一尺厚,尖利的冰柱長(cháng)短不一地掛在屋檐下。

周唯有鑰匙,叫著(zhù)他哥的名字,和武文殊推開(kāi)大鐵門(mén),穿過(guò)前院向正屋走去。

一進(jìn)門(mén),他哥門(mén)神一樣坐在門(mén)邊的高凳上,一條腿橫跨面前踩在對面矮柜的橫梁上攔住他們的去路,他腰間系著(zhù)白色圍裙,戴著(zhù)廚房里的套袖,手隨意搭在立起的膝蓋上,兩指掐煙,放進(jìn)嘴里狠狠一嘬,口鼻噴出白霧時(shí),眼中射出萬(wàn)丈陰寒的光芒……

“行啊,都掉懸崖底下爬上來(lái)的是吧?瞧你們這一身的冰碴子,手機誰(shuí)也不接!都他媽什么毛???!晚了給我來(lái)個(gè)電話(huà)不會(huì )???!”周錚擔心過(guò)度,大吼著(zhù)。

兩人嚇得趕緊翻出手機,果然屏幕上都是一串未接來(lái)電。

周唯一副懊悔臉,武文殊忙接過(guò)話(huà),一邊向周錚道歉,一邊責令周唯趕緊洗澡換衣服,周唯問(wèn)他洗不洗,要洗一塊洗,武文殊偷偷瞅了一眼周錚,嘴里嚷嚷著(zhù)哪那么多廢話(huà),讓干什么干什么去,周唯不情不愿,踩著(zhù)拖鞋啪嗒啪嗒向臨屋浴房走去……

見(jiàn)周唯的身影消失在門(mén)口,武文殊討好地沖周錚笑了下,主動(dòng)要求幫著(zhù)做飯。

冷冷看了武文殊一眼,周錚起身,隨手拿起一旁桌上的煙灰缸,突然覺(jué)得頭皮一陣麻癢,來(lái)不及放下,拿著(zhù)東西猛地抬胳膊去撓頭……武文殊一臉驚惶,嚇得閉起眼,雙手護上腦袋,后退了一大步……

煙灰缸僵在空中,周錚愣了。

沒(méi)聽(tīng)到動(dòng)靜,武文殊瞇縫一只眼偷偷看去,發(fā)現周錚不是要動(dòng)手打他,立時(shí)尷尬地清了清嗓子,沒(méi)事人似的規整被自己大幅度動(dòng)作弄皺的衣服。

及時(shí)轉過(guò)身的周錚沒(méi)讓對方看見(jiàn)他一臉憋不住的笑。

晚飯是周唯最?lèi)?ài)吃的茴香餡餃子。

周錚回來(lái)得早,用一下午時(shí)間將餡和面都弄好,拿出兩團面,周錚開(kāi)始搟餃子皮,武文殊正要下手,被周錚叫停,對方努努嘴,讓他把那邊掛著(zhù)的圍裙和套袖戴上。

穿上裝備,武文殊來(lái)了勁頭,他拿過(guò)周錚拌出的一大盆餃餡,用筷子捻出一點(diǎn),舌頭舔了下咂咂嘴,小心翼翼跟周錚商量:“哥,淡了……”

周錚皺眉,抬抬下巴,示意拿到他嘴跟前,嘗了下,他看了眼武文殊,放下手中的搟面杖,將鹽罐拿出來(lái)抖動(dòng),鹽粒灑落,兩下后被武文殊及時(shí)阻止,他將手掌中接下一小撮鹽粒拍在褲子邊,說(shuō)了句:“夠了,哥?!?/p>

周錚下巴一抬,武文殊立刻捧上餃餡,嘗后,咸度確實(shí)不重不淡,剛剛好。

周錚哼了聲,說(shuō),你行啊,武文殊笑了下,賣(mài)起了廚藝,他手持搟面杖,熟練地搟皮,薄厚適中,大小尚可的一片片餃子皮飛出來(lái),拿起一個(gè),將餃餡用筷子揣入其中,幾秒后,一個(gè)精致的餃子攤在武文殊的掌心。

周錚刻意板著(zhù)臉,手下不停,對武文殊交代:“小唯餃子最?lèi)?ài)吃茴香雞蛋的,比起米飯他更愛(ài)面食,面條烙餅都愛(ài)吃,要是燜米飯,就硬一點(diǎn),他吃得香,肉菜他不挑,但香菜一口不吃,都記住了嗎?”

武文殊笑著(zhù)點(diǎn)頭。

“還有,他被我從小寵慣了,任性嘴賤愛(ài)耍小脾氣,你讓著(zhù)點(diǎn)他,實(shí)在氣不過(guò)就告訴我,我削他?!?/p>

對方笑容不褪:“沒(méi)有,他挺好的?!?/p>

看了這個(gè)人一眼,周錚放沉嗓音鄭重地說(shuō):“好好對他,敢欺負他,我不會(huì )放過(guò)你?!?/p>

武文殊苦笑:“哥,我真不敢?!?/p>

滿(mǎn)意地抿起嘴,周錚臉上浮出親和柔緩的表情。

兩人并排站著(zhù),一個(gè)搟皮,一個(gè)包餃子。

他們背向廚房門(mén)口,灶臺燈的照耀下兩人輪廓外一圈細微的光影毛邊,圍裙系腰,套袖同樣顏色,一幅無(wú)限溫馨的畫(huà)面就這樣生動(dòng)地出現在周唯的眼前。

世界上他最?lèi)?ài)的兩個(gè)男人……

周唯斜靠在廚房門(mén)框,從面帶笑容到紅了眼圈,他努力揉了揉眼逼回濕氣,讓視野不再虛晃模糊。

趕忙從口袋里掏出手機,拍照瞬間改成攝像,對著(zhù)他倆長(cháng)按拍攝鍵,足有一分多鐘。

滿(mǎn)足地偷偷回放著(zhù),被武文殊無(wú)意間發(fā)現了他的存在,周唯趕緊把手機藏在身后。

香噴噴的餃子沁滿(mǎn)家的滋味。

周唯吃得肚圓,發(fā)現不知什么時(shí)候他哥整了一瓶白酒擺在桌上,在他呼和著(zhù)熱氣,往嘴里塞餃子時(shí),這兩人喝得不亦樂(lè )乎。

每次碰杯,武文殊的杯口都會(huì )向下輕磕以示謙卑,他略欠下1身,低眉順眼地一杯一杯干盡,周錚的酒量周唯心里有數,千杯不醉,海一樣深,武文殊也不容易醉,卻跟他哥完全不同體質(zhì),有些酒跟喝水一樣撒幾泡尿就沒(méi)了,有些卻上頭得厲害,武文殊的酒品周唯深有體會(huì ),簡(jiǎn)直是刻骨銘心的感受。

瞅著(zhù)自家男人臉色從紅潤變火燙,周唯只覺(jué)得臀部一陣發(fā)緊,知道再喝下去后半夜又要遭殃了。

『加入書(shū)簽,方便閱讀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