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

繁體版 簡(jiǎn)體版
新筆趣閣 > 醫妃傾天下元卿凌 > 第1100章 可以分辨真假

第1100章 可以分辨真假

最快更新醫妃傾天下元卿凌最新章節!

湯陽(yáng)的下巴沒(méi)有痣,那是不是意味著(zhù)被割掉舌頭的才是真正的湯陽(yáng)?

但,宇文皓和四爺心里頭都清楚。這顯然是一個(gè)還沒(méi)成熟的計策,就被他們闖進(jìn)來(lái)識破了。所以,哪個(gè)是真正的湯陽(yáng)。一時(shí)還不能只憑下巴有沒(méi)有痣而下定論。

容月在里頭轉了一圈,沒(méi)發(fā)現瑤夫人,不禁白著(zhù)臉問(wèn)道:“爺?,幏蛉四??”

四爺淡淡地道:“我怎么知道?不是你殿后的負責看她嗎?”

“什么我殿后?是你殿后。我打前頭。必定就是殿后的負責瑤夫人的安全。我去請你來(lái),就是為了確?,幏蛉说陌踩??!比菰職饧睌?。

四爺皺起眉頭,唇間吐出幾個(gè)字?!敖^對不是,誰(shuí)殿后不清楚了嗎?我先進(jìn)來(lái)的?!?/p>

“那是我以為你發(fā)現了瑤夫人。所以才會(huì )先進(jìn)來(lái)的,且你也是一路跟蹤著(zhù)瑤夫人的啊。我負責尋找根據點(diǎn)去打頭陣……”容月知道四爺耍起無(wú)賴(lài)來(lái)的話(huà)。是天下無(wú)敵的,當下也不說(shuō)了。馬上帶人出去追找。

四爺不悅地看著(zhù)容月的背影,“嫁人之后?,F在越發(fā)會(huì )推諉了?!?/p>

宇文皓也急了,他還不知道瑤夫人的事。問(wèn)了之后臉色大變,“那瑤夫人豈不是會(huì )出事?”

四爺卻安安穩穩地道:“出不了事,剛來(lái)的時(shí)候,已經(jīng)有人告知毀天來(lái)了,毀天若來(lái),就不會(huì )讓瑤夫人出事?!?/p>

宇文皓怔了怔,“那你怎么不告訴容月?她方才可著(zhù)急了?!?/p>

“她都會(huì )推諉了,還不應該受點(diǎn)教訓嗎?讓她著(zhù)急一下?!彼臓斠桓毙念^涼快的模樣說(shuō)。

宇文皓聽(tīng)得瑤夫人會(huì )安全,也就放了心,如今重要的是兩個(gè)湯陽(yáng)的事,他頭痛地瞧了兩人一眼,只能是兩個(gè)都帶回去。

院子里頭抓捕的人,也全部都帶了回去。

這不是顯然不是他們的總部,人不多,否則也不會(huì )這么輕易就被搗毀救出了人。

兩個(gè)湯陽(yáng)帶回去,元卿凌看到不管哪個(gè)是真的,心里頭都難受死了。

曹御醫剛好與老夫人一道回來(lái),便幫忙救治。

曹御醫負責救治舌頭被割掉的那位,元卿凌則檢查狀若癡呆的那位,元卿凌叫徐一先檢查他的身上有無(wú)傷口,又無(wú)打過(guò)的痕跡,徐一檢查之后,告知元卿凌,不曾被打過(guò)。

元卿凌看過(guò)頭部,手部都沒(méi)有傷口,有一些傷疤,是舊患,徐一說(shuō)這些是曾經(jīng)他們一道上戰場(chǎng)的時(shí)候受傷的,可徐一到曹御醫那邊去看另外一人的身上,也有同樣的傷疤,位置都是一模一樣的,只是如今又添了新的橫七豎八的傷痕,斑駁交錯,叫人瞧著(zhù)可憐死了。

『加入書(shū)簽,方便閱讀』